舜历史网首页 > 今日历史

康熙PK彼得大帝之荣

发布时间 2019-07-29 04:43:09
阅读数: 3 作者:
本文标签:

人类进入18世纪后。俄两国渐行渐远,走向不同的历史发展方向。俄罗斯在彼得开创的工业化道路上阔步前进,而中国则在康熙营造的小农经济形态下盛极。

两国命运的缩影,从康熙和彼得的军事生涯中最能找到最生动的印证,1685年2月,三十一岁的康熙正当雄姿英发的盛年。他在后方亲自部署大军进攻雅克萨,痛击沙俄军队,打得俄国人抱头。

攻城掠地。

誓不再犯,此时的彼得还正在乡间玩他的战争游戏,年龄正好和康熙倒过来!一十三岁,一个毛头孩子,康熙一生平三藩,收台湾;抗沙俄,扫。

同时也沦为俄国的阶下囚。

捍卫领土。为中华民族赢得了独立尊严,然而短短一百多年以后,众所周知。中国就在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面前不堪一击。饮尽苦酒;彼得的军事才能与康熙相比,相形见绌;他一生吃过很多损失惨重的。

1700年,

画面是彼得带领俄国军队拼命溃逃,

用手帕擦眼泪,

二十八岁的彼得在与十八岁的瑞典国王查理十二世交手时,颜面尽失;在著名的纳尔瓦战役中俄国军队全面惨败。瑞典人专门制作了一枚讥讽的徽章,沙皇一路哭哭。

每一次失败都让俄国人更靠近胜利?

他疯狂地四处开疆拓土;

丢盔弃甲,上面写着一败涂地,痛哭流涕;然而彼得是个性格坚毅的人。不因失败就垂头丧气,正如后来战胜拿破仑和希特勒一样;彼得总能在每一次失败中学会赢得最后的。

打开通往欧洲的窗户,

维护统一的政策下:

先后远征土耳其人的亚速要塞;他的一生几乎都是在对外扩张的战争中度过的,多次与强大的瑞典军队交锋并最终取胜;俄国在大炮的轰鸣声中。进入了欧洲,用普希金诗:

用无休止的拼杀为俄罗斯的腾飞开辟道路。

一方面是中国在康熙的守土御侮,一步步丧权辱国。铸成民族奇耻,另一方面彼得则驾驭着侵略扩张的疯狂战车,取得节节胜利,在这里似乎再次受到无情的嘲弄?战争是经济的体现,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中俄两国在战场上的胜败异位,并以经济为基础。其实是由不同的国家发展道路所决。

行政体制僵化;

内部调控失灵;

正当康熙和他的子孙雍乾二帝,把一代盛世推向繁花似锦,高潮迭起之时,大清国这架承重已达极限的大车,早已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呻吟。没有人知道:推动中国社会向前发展的主要因素几乎完全耗竭,国家发展潜力即将陷入油尽灯枯之境。社会动荡。

手工业生产也陷于停滞,

中国社会长夜无歌。小农经济萎缩破败;如一潭死水。传统政治捉襟见肘,已无力消弭各种社会矛盾,诸如地少人多;通货膨胀。孤陋寡闻的统治者一筹莫展,无力应变,朝气蓬勃的崭新帝国飞速崛起。在俄国,彼得树立了俄罗斯人民的民族自信心,启动了社会内部存在的潜能;他结束了草原化和东方化的俄国历史。开创了海洋化,西方化的俄罗斯新时代;把一个黑暗愚昧的俄国引向了一条全新的光明之路,康熙和彼得正是这样两个在重大历史转折。

影响了中,俄两国命运走向的巨人。彼得在与西方的接触和对抗中,以其敏锐的洞察力。看清了人类历史发展的。

为俄国开辟出一条正确的道路,

康熙尽管也是一代雄主,他治国平天下的雄才大略甚至远在彼得之上。但在超越阶级。环境的局限,引进新技术和学习,了解外国新事物的远见卓识上,却明显逊色于彼得。

始终没能为中国指出一条通往近代化之路,人的正确思想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是康熙与彼得治理国家的最终宿命,看似个人选择的背后。其实是两种文明的。

具有非同一般的坚韧性和超乎寻常的消融性,古老而持久的中华文明。作为亚洲首屈一指的封建大国,中国长期处于孤立封闭状态;中华文明几乎从一开始就走上了独立发展。内部协调的道路;试看中华大地内忧。

疾掠飞驰的马蹄踏碎了多少帝帜王旗,

千百年来;战乱频仍。还是铁骑横渡的蒙元入侵,无论是纷扰如斯的五胡乱华。都不过是一段段小小的插曲,中华文明从未出现过彻底推翻和重新建立的局面。难以激起惊天的狂澜。岁月长河静谧而缓慢地流淌。康熙王朝只是一朵绚丽的。

是否也有无尽的苦衷,

只能沿着原来的河道奔流到海不复回,缺少左冲右突的磅礴之势,他不是圣人,不可能超越自己的时代,提着自己的头发飞翔,在理学唯尊,儒学治国的环境下:英明的康熙内心深处,他把自己关在深宫中研习西学时。也许最能体味这种滋味。身为一国。

当他的教师法国人巴多明要将人体解剖学绘图准备出版时,

你们可千万不要让一些不学无术之辈滥读此书,

禁止带回家去,

同时要求传教士们翻译西洋书籍时只能严格按规矩在衙门里工作!

他连看一本书也要偷偷摸摸,他深知解剖人体是与儒家观念直接冲突的,他小心翼翼再三告诫说:这在中国可是特异。

这只视野广阔的猛禽。

而只要看一下俄罗斯的国徽双头鹰;你就会明白这个国家的特性,它雄视东西,兼有东西文化的渊源,俄国地跨欧亚。又以开阔的东欧平原为其发祥地和中心;古代俄罗斯文化是在东斯拉夫文化的基础上形。

容易受到四面八方的影响;它最善于吸收其他国家和民族的优秀文化成果,19世纪俄国著名的思想家陀斯妥耶夫斯基曾经说过。真正伟大的民族永远不屑于在人类当中扮演一个次要。

长胡子是俄国人最自豪的标志,

身体的灵魂全部凝聚在胡须之上,

甚至也不屑于扮演头等角色,而一定要扮演独一无二的角色!彼得给俄罗斯带来的是一场全面的真正的蜕变,这是俄罗斯人对自己的期许。他手操一把剪刀开始对俄罗斯进行彻底的革命。三百多年前。东正教甚至把胡子看做是上帝赐予的饰物,把刮胡子视为异端,而在彼得看来,这却是俄罗斯落后的象征;1698年;当俄国的贵族们举行一场宴会。欢迎彼得顺利从欧洲返回时,穿着西式服装的彼得却二话:

第一个牺牲品竟是俄国元帅,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奇怪的税种了,

掏出剪刀就动手剪他们的胡子;对他忠心耿耿的谢英;号啕大哭。贵族们大惊失色。不明白他们的沙皇为什么这样做?剪胡子遇到上上下下的顽强抵制。他宣布。剪胡子是全体居民的义务;彼得完全不管这些;要想保留胡子就得交重税,平民三十卢布,官吏和贵族每年要缴六十卢布,他要剪掉俄罗斯上千年的积弊和不文明,打破闭塞守旧的价值。

彼得为加快野蛮的俄国学习欧洲文化,

重新为俄罗斯注入全新的活力,正如列宁所说:不惜采取野蛮的方法和野蛮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