舜历史网首页 > 世界历史

满仓儿案的背景

发布时间 2019-09-14 02:31:02
阅读数: 1 作者:
本文标签:

满仓儿案是发生在明朝弘治年间的一桩民事纠纷案件,却因为宦官主持的东厂的插手逐渐的升级演变成为了一场打压异己的党争案件。从这一案件中可以看到当时的宦官的势力实在是非常!

甚至是可以改判已经定案的事实清楚明白的案件的判罚。

满仓儿的母亲聂氏到处寻找自己的女儿满仓儿。

可见即使是弘治中兴时期的一代明君也是有着相当大的局限性的,下面说一下满仓儿案背景,明朝弘治年间,千户吴能将自己的女儿满仓儿交给媒人卖给了乐妇张氏,张氏之后又将满仓儿卖给了乐工袁U,并且欺骗张氏说满仓儿是周姓皇亲家的孩子,吴能。

聂氏无奈与自己的儿子将满仓儿劫持回家。

于是向聂氏交涉。

但是满仓儿因为自己的父母将自己卖掉成为了妓女而痛恨自己的父母!终于在袁U处找到了自己的女儿满仓儿,因此拒绝认聂氏。说聂氏不是自己的母亲,袁U不甘于失去满仓儿这棵摇钱树,想要给聂氏十两银子,但是遭到了聂氏的咀嚼,买下满仓儿,刑部郎中丁哲和员外郎王爵审讯之后得知了。

但是因为袁U言语粗鲁;

这一案件本来事实清楚。

袁U于是向刑部提起了诉讼,施以鞭刑之后袁U几天后就死去了,丁哲对袁U施以了鞭刑。刑部御史陈玉,便交给袁家埋葬了。刑部主事孔琦检验尸体后,满仓儿被判归其母聂氏带回家;以上就是满仓儿案背景,判罚明白;但是后来却因为宦官杨鹏的插手而变得是非。

成为了一个被皇帝亲自过问的案件,

判罚不当,满仓儿案是发生在明朝弘治年间的一个普通的民事纠纷案件。但是后来却因为拥有极大权利的宦官杨鹏的插手成为了一个举世瞩目的案件。牵连的各色人下狱的多达三十八人,由此可见即使是明朝弘治中兴那样的盛世时期宦官的权利也实在是很大的;满仓儿的父亲千户吴能将其交给媒人卖给了乐妇张氏,下面详细说一下满仓儿案。

并且骗其说满仓儿是周氏皇亲家的孩子,

张氏后来将其卖给了乐工袁U。

之后满仓儿母亲找到满仓儿,但是满仓儿却怨恨母亲将自己卖掉!不认自己的母亲,母亲聂氏和儿子将满仓儿劫持回家,后来刑部郎中丁哲。袁U于是状告聂氏;员外郎王爵审讯并得知详情,对袁U施以。

袁U回家后不久死掉了,

指使袁U的妻子向杨鹏申诉冤案,

御史陈玉。满仓儿跟自己的母亲回家了。刑部主事孔琦检验尸体后交给袁U家属埋葬了,为了能够与满仓儿苟且。但是满仓儿的奸夫是东厂宦官杨鹏的侄子;并且命令乐妇张氏称满仓儿为其妹,并又命令贾校尉嘱咐满仓儿串供。这样整个案件就完全变了味,媒人也称满仓儿先前曾经卖给周姓皇。

王爵被判有罪。

锦衣卫审判,

之后案件被交给了司法官,之后虽然是真相大白;但是却判处丁哲有罪,孔琦以及聂氏母女被判处杖刑。于是直接上疏皇帝明孝宗。刑部典吏徐圭对此判决感到愤愤不平。声称满仓儿案件实在是一桩冤案,宦官弄权,命令下都察院进行。

都御史闵圭等人却偏袒东厂请求治徐圭之罪!

贬为平民,

竟然可以让事实清楚的一个案件颠倒黑白;

明孝宗大怒;徐圭被贬为平民,杖责满仓儿,丁哲给与袁U丧葬费,送入浣衣局执役,王爵和孔琦,陈玉都杖刑后恢复原职,通过满仓儿案内容可以看到宦官的势力在当时实实在在是很大的;让人感叹!满仓儿案是明朝弘治年间的一个非常著名的案件!本来是一个民事纠纷案件,却在权势很大的宦官东厂的插手之下成为了一个牵连众多官员在内的举世瞩目的。

下面说一下满仓儿案件结果。

甚至是成为了历史上一个时代的符号;满仓儿案件本来在刑部郎中丁哲,员外郎王爵审讯下: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判罚也比较的适当,唯一不足的是提起诉讼的袁U不知道是何原因在被鞭刑之后的几天后死亡,后来越来越多的人被牵扯到这一案件中来,之后由宦官主持的东厂也插手。

下令让下都察院彻查此案,

甚至是这一案件惊动了当朝的皇帝明孝宗,明孝宗看到刑部典吏徐圭的上疏后大怒,都御史闵圭等人却偏袒势力强大的宦官。

公正的案件变得扑朔迷离,

明显的没有公平公正可言,

使得原本已经判决得非常公平!判决结果显然是冤上加冤;满仓儿案结果就是延续了东厂锦衣卫对这一案件的判决,最终众臣纷纷上疏。

这一案件牵连入狱的人多达三十八人;

丁哲赔偿袁U的丧葬费,

之后被夺去俸禄各自不等。徐圭贬为平民,最终判决杖责满仓儿,从满仓儿案件结果中可以看到审判这一案件的官员明显的偏袒了东厂锦衣卫的人,陈玉杖刑后恢复。

反倒是本来秉公执法的很多官员受到了最终的惩罚,

对于造成如此冤案的人没有任何的惩罚。可见即使是政治相对清明的弘治中兴时期宦官东厂的势力也可以做到一手。